<<拜伦>>~美好的青年时代

美好的青年时代青年人满身都是精力,正如春天的河水那样丰富。——拜伦在剑桥的贵族生活1805年夏天,他在哈伦学校毕业。10月,他进了剑桥大学。

拜伦说:“1805年,当我17岁半的时候,我不太高兴进剑桥大学去读书。

原因之一是,我舍不得离开在校最后两年才开始喜欢的哈伦中学;原因之二是,我不能进入自己想进的牛津大学。

而且,这时候,我也为一些私人的家务事而烦心。

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离群的狼,不太愿意和别人有任何交往……更令我伤心的是: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小男孩,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变老了!”入学后,拜伦进入了空间广大的三一学院。

在搬进学校东南方一间很宽的房子后,他觉得精神好多了。

拜伦一直都喜欢广阔的空间,这也是在这个学校唯一能让他觉得舒服的地方之一。

从这时候起,贫穷已经离开了他。

因为他接到做贵族领袖的大法官的通知说,从财产中每年拨给他500英镑。

于是他具备了可以用一匹马、用一个仆人的身份了。

可是,这所学校里虽然没有贵族与平民之分,但长时间遗留下来的不成文规定,却特别允许贵族有可以不按时上课和不必参加考试的特权;更过分的是贵族常可以随意破坏学校的规章制度,可以过自由放荡的生活。

拜伦终于可以从母亲的阴影里解放出来。

他写信告诉朋友说:“从此我可以完全离开母亲独立了。

对于长久地蹂躏了我,扰乱了所有爱情的母亲,我决心以后绝对不去看她,也不再继续维持什么亲善关系。

”他在哈伦公学做高年级学生的时候,身边聚拢着许多美少年,隐然控制全校。

他虽然跛脚,却是校内第一名游泳健将,又是棒球的选手。

但是,做剑桥大学的初年级生,那些简单的东西已经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了。

于是,他随着那时候的学生风气,开始喝酒赌钱,用那500镑的津贴,过着十分奢侈的生活。

拜伦在哈伦公学虽然交了许多贵族朋友,但是在剑桥的朋友中,却是一个贵族也没有。

起初他也想和那些贵族一样整天吃喝玩乐,但却觉得丝毫没有乐趣可言,有时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因为他生性不爱喝酒,又讨厌赌博。

所以他很难和那些浪荡公子、纨绔子弟玩到一起。

但是他有一颗不服输的心,他最怕比不过人家,为了拔得头筹,他不惜重金,从伦敦买来红葡萄、白葡萄、法国红葡萄、马地拉4种酒,每种48瓶,开始每天练习喝酒直至深夜。

为了在赌博中有出色的表现,他又夜以继日地研究打骨牌的方法。

终于,他很快学会了打骨牌。

他给韩生先生写信时说:这些人所追求的东西很多,吃、喝、玩、乐、睡觉、打架……但是,永远轮不到读书。

我坐下来写这封信给你,可是,我满脑子里都被这些放浪的行为所笼罩……我虽然对它们深恶痛绝,但却依然不能避免……终归而言,毕竟我在这里还是最稳重的人!我没有招惹任何麻烦,也没有进退两难的痛苦遭遇……拜伦在剑桥所结交的第一个朋友,就是从前在哈伦一起读书的朗格,他是在拜伦的一些酒肉朋友之中比较志趣相投的同学。

他们一起游泳,一起骑马读书。

晚上,朗格还会吹横笛和拉大提琴让拜伦欣赏。

有时候他们一起骑马到堤坝上,只有这时候,拜伦才可以暂时忘掉每天和那些吵闹的朋友相聚的不愉快。

虽然,有时候拜伦晚上也和那些吵闹的朋友混在一起,但却能自己偷空读书。

有一本华特·史考特的诗集,就是在一个有“混蛋王”之称的家伙的屋子里读完的。

这样的生活,一年500英镑津贴是远远不够的。

他向家庭律师要求增加津贴,被拒绝后,在12月27日写给奥古丝塔的信中,他要求姐姐替他作保,他要朝私人高利贷借几百英镑。

这是拜伦首次和放高利贷的人扯上关系;而且,在以后的三四年中,他一直都靠借贷过活,并且债台高筑到数千英镑。

虽然奥古丝塔坚持要替拜伦还债,但他却拒绝了。

这时候,拜伦不仅在金钱上陷入困境,在情感上也似乎陷入低潮,但是他认为即使向人倾诉,别人也不容易了解。

他的好友隆在1821年的日记中写着:他的友情,以及一股激昂却纯洁的爱和热情,当时也曾使我非常感动,也是我一生中最浪漫而快乐的时期!后来,他住在皮克迪里大街上,找来一个身份低贱的女子做情人。

把她扮成男人,当做自己的弟弟带着。

又雇了拳击选手杰克逊和剑术家安德鲁,每天练习拳击和剑术。

这些剧烈的运动使他很快地瘦下来了。

从他1807年写给伊丽莎白·比果小姐的信中,我们看到拜伦自己透露,他在剑桥的三一学院教堂里,看到一个唱诗班的男孩,令他非常欣喜。

★《2024澳门资料》提醒您:民俗信仰仅供参考,请勿过度迷信!

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。

发表评论

0条回复